耐拉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耐拉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给你讲个清朝时的故事-(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1:10 阅读: 来源:耐拉纤维厂家

我住在南方这一带,众多山岭,而我们村子里的人就是在这儿的生活,伴随着群山环水。

我是战争年代过来的,我们村子距离外界遥远。全村现在发展到了上百户,但在这儿我要跟你们讲讲关于我们祖辈那些事。

我爷爷是清朝的一个官吏,他是我家族首个到这里来住的,当然他不是本地人,他是分配到这儿工作的,他在这里名气挺大。就应此,当清朝腐败时,清朝政府滥杀无辜,我爷爷为了包庇一个好人被查出,于是连同入狱。在押送我爷爷还有那个好人时经过了这个村郊外,然而那时是傍晚,我爷爷对他小声地说要逃跑,于是两人暗暗地进行沟通。

押送者四人,都带有土枪。一个在前面带路,两个押着他们俩,还有一个在后头看紧。显然,这是有些难逃跑的,而且还带着锁板,就是古装电视剧上看的那些被拉去砍头的人带着的那个。但是他们是怎么逃走的?这事情真有些蹊跷。

听村里人说,清朝以前那里是活埋起义分子的地方,那个坑足有奥运足球场那么大。还有父亲跟我详细讲过爷爷逃脱时是掉到山谷里的,在半夜三更跑到村子里而得救。而那位好人和爷爷兵分两路逃脱了之后没找到爷爷,天色很晚了,根本很难看清道路,那时可能是他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四个狱卒,在黑夜里也兵分几路在拼命寻找犯人,他们手里拿着蜡烛,靠一点烛光去找人,也是很难的。我爷爷在山谷下一直躺卧着不敢出声。不久已经有一个狱卒从山上走了下来,越走越近,我爷爷连呼吸都要小心,他仍然没发现,于是从我爷爷身体垮了过去。又走了几步突然灯光灭了,那狱卒也随之倒了下去。爷爷那时是吓着了,但又不敢出声,不敢走开。

他呆呆看着狱卒的尸体,在月光中能少些看清他的脸色发暗,我爷爷离那具尸体很近,也能感觉到他的冰凉。半时辰过去了,山顶上出现了两点烛光,夜里很静,爷爷清晰地听到一个狱卒对另一个说:“大哥,要不咋们都别找了,这里到处都是坟墓,我怕啊!”大哥大胆说着:“怕什么,要是我们回去交代不了这件事,你我都得尸首分离!”大哥决意再次寻找,而小狱卒突然叫了一声:“鬼啊,大哥有鬼!有鬼!”大哥愤怒地打了他一下,“胆小鬼一个!”“大……大哥,你听,你……你先别动,仔……仔细听听!”小狱卒已经快吓破胆了说话带着发抖。安静下来,爷爷也听到了,有唱歌的声音,是个姑娘,她唱出的声调很凄惨。

狱卒大哥似乎也懦弱起来,他说他要回去了,随着他们俩大喊着另外两个人的名字,但许久没见回应。

“我们走吧,他们自己会回去的。”大哥说着,然后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位不明姑娘突然又唱起歌来,越唱越大声,越唱越凄惨,而声源就是在山顶上,就是离他们不远处。我爷爷也害怕的发抖,然后他爬着往村子里去,那时他不知道这儿有个村子。就一直爬着,狱卒两人看到了我爷爷,大哥突然冲来,:“别想跑!”小狱卒害怕地跟来。我爷爷使劲力气站起来跑着,但腿脚受重伤,跑起来很慢。他很快跑到了山顶下,直冲爷爷而来,当那位大哥跑到尸体处时被绊倒狠狠摔倒石头上脑门破裂而死。后面那位小狱卒不敢来了,怕的晕倒了。

许久,我爷爷跑到了村子口,累的扑了下来,而他看到远处还有一户敞开着门,发着烛光。然后爬着去了,到门口,里面是点着许多蜡烛,还有一个老人在坐着背对门口面对着佛像不停嘀咕着。我爷爷轻轻地叫了叫他,“谁?”他猛一回头,朝着我爷爷狠狠地使了个眼色,“你是谁!”

我爷爷跟他说情楚事情后,他请爷爷进屋,关好门就说:“我就知道今晚会有不祥之兆,那个女子一家人几年前在郊外种地被屠杀死了,死的很冤,那片土地是她的地盘,每晚都要诉苦,有人经过那里她都要实行一些折磨手段,特别是对官和兵。”可我爷爷是官,为什么她不会对他下手呢。

老人说:“没看错的话,你以前也是官。”爷爷点头,“那她会放过我吗?”“定然不会!她只认清官,因为她全家死在清官手下,还有那些官兵。”老人表情很严肃。屋外突然就大刮风,“不好,是她来了!”于是老人拿着铜钱乾隆通宝(有辟邪作用),随窗外扔出去,一会没事了。

第二天,老人把我爷爷安置在一屋没人住的古屋里住了下来,还给了他一块土地。而这土地正是郊外山谷里那两位狱卒尸体所在的位置!老人呼唤村民来帮忙把尸体抬走,许多人不敢抬尸体,村民大都是认识我爷爷的,他们叫了四个大胆的去了。那尸体脸色发紫,眼圈红肿,异常可怕。扛走之后,从村民那里借来农具开始耕作。村民个个回去了,不久,爷爷忽然记起了一个人,就是那个晕倒的小狱卒。

于是他放下农具往前走去,怎么不见人了,怪怪的。地上形成一个人身印,爷爷有些害怕,但不管得那么多,依旧干起活来。但不知怎么的,总感觉后背有人,猛一回头看,是山顶树上吊着一具尸体!

爷爷赶忙跑了回去,老人告诉了他,是鬼又来了,鬼不会放过我爷爷的,只能尽快离开!

而全国正通缉爷爷,爷爷本有罪,而清政府又不明加了个杀狱卒罪,是要斩头的啊。这时爷爷该往哪去?

~若想知后期故事,请耐心听我讲~

---- 作者寄语:后期再见了,现在很忙

横向打洞机穿管和技术的结合

灭火剂用白炭黑吹干粉白炭黑生产超细白炭黑原材料供应厂家

安徽霍山霍山米斛苗厂家石斛苗盆栽规格齐全

河北氟碳铝板网铝板网冲孔板

汉中风力发电200大弯头定制生产厂家

接线盒冲孔机插扣一套贵州接线盒自动装配机一机多用

平衡针灸培训班哪家靠谱

商丘219口径MPP电力管强电工程的应用

虎门锌合金废料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