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拉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耐拉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震廖凡都拯救不了一塌糊涂的雪暴

发布时间:2020-12-25 16:33:44 阅读: 来源:耐拉纤维厂家

原标题:张震廖凡都拯救不了一塌糊涂的《雪暴》

早在影片还未公映之前,条姐就被《雪暴》的豪华阵容所吸引。

张震、廖凡、黄觉三个影帝级别的演员一起飙戏是什么感觉?

除了爽翻天,条姐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形容词。

再加上写出过《一出好戏》《疯狂的赛车》《无人区》的编剧崔斯韦,可预想这部《雪暴》也是妥妥的“新黑色电影”系列。

要说“黑色电影”,它不仅是条姐很喜欢的一种风格电影,也是各大电影节评委相对偏爱的一类电影。

那么什么是“黑色电影”呢?

在20世纪40年代左右的美国,“黑色电影”是一种以犯罪故事为背景的类型电影。

这类电影通常特别惨,特别狠,恨不得所有角色都死光光。

同时还必备一个半黑半白的男主角和一个美丽性感的“蛇蝎女人”。

而男主角通常会因为“蛇蝎女人”的蛊惑,或由白转向黑,从此走向罪恶的深渊,或坚持信念干掉“蛇蝎女人”。

但黑色电影区别于一般犯罪悬疑片的最大不同,在于影片往往对准的不是故事中的悬疑元素,而是在特殊环境下,摇摆不定的角色与黑暗的人性。

《双重赔偿》(比利·怀尔德,1944)

可随着时代的发展,太过单一的“黑色电影”故事结构已经完全无法满足观众的期待。

于是众多借鉴黑色电影中“黑色元素”的风格电影出现,形成了新一代的“新黑色电影”。

这类电影通常故事讲得特黑暗,人物特黑暗,人性也特黑暗。

如昆汀的《八恶人》,科恩兄弟的《冰血暴》,如宁浩的《无人区》,忻钰坤的《暴裂无声》。

这些“黑色电影”的故事其实都很类型化,换句话说就是有模式可以遵循。

但画面表现出来的残暴性,才是这类影片最最吸引人的看点。

如《冰血暴》中爆头画面,血浆喷溅的暴虐,还有爆血浆画面与冷面杀手表情的切换,既能爽到观众,也能立刻让观众体会到人性与角色的残酷。

如《八恶人》中的双枪爆头,由于画面太过残暴,不宜展示。

再比如黑人的爆dan情节,满地满手的黏稠血浆。极尽视觉冲击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快感。

这便是暴力美学。

再看国内优秀的类型电影,暴力血腥表现的虽然都很隐晦,但往往胜在气氛营造。

《暴裂无声》中屠夫剁肉时的背部剪影与窗外刺眼高光的对比,瞬间把观众带进影片预设氛围;

还有逐步推进的切肉镜头;

很简单却营造出了让人后脊发凉的震颤感。

这一切都源于导演对画面的想象力。

但是反观《雪暴》,虽然与《冰血暴》只有一字之差,但是丧失的却是“黑色电影”最精华的部分。

大量雪景航拍是很美,但是对于氛围营造没有任何帮助。

对画面想象力的缺乏,也导致大量切换场景的剪辑,既做不到故事线圆滑也没有强烈的情绪冲突,显得十分生硬。

至于暴力部分,更是无趣。

导致连条姐这种带着任务去观影的人,都时常走神。

该暴力的地方血浆喷射不够,总给人一种跑车待速加不上油的感觉。

该一笔带过的地方,又用牺牲故事逻辑的方法,强行残暴。

比如明明有枪,却偏偏要上手掐脖,制造不合时宜的暴力点。

而这部整体缺乏暴力美的“黑色电影”,也因此失去了通过反差塑造人物双面性的闪光点。

纵然有张震这样演技的男演员出演,角色塑造依然只能做到及格,并不亮眼。

张震饰演的王康浩,是驻扎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的边境警察。

一伙穷凶极恶、作案手法老道的悍匪,为褫夺黄金,杀害了王康浩的战友韩晓松(李光洁饰)。

而王康浩为了给牺牲的战友报仇雪恨,在一场灾难级的暴雪降临时,与谋财害命的悍匪发生了惊心动魄的正面对决。

其实单看每场戏,张震的情绪表达都是到位的。

但作为串起整个剧情的关键人物,撕裂的故事线导致王康浩这个角色,非常被动也相对单薄。

不为美女和爱情所动,也不为金钱而有所动摇,虽然很正义,但也失去了一种人性应该存在的矛盾点。

相比于一个从头到尾伟光正的形象,难道在纠结中选择正义的行为,不是更能表现光明的力量吗?

故事黑暗氛围烘托不到位,角色也失去了黑白之间的人性摇摆,“黑色电影”便失去了他最本质的意义。

原来一个好编剧也并不一定能成为一个好导演。

作为编剧,崔斯韦很明白把所有人物聚集在一个狭小空间,爆发出的戏剧冲突能有多强烈。

比如最后所有人物聚集在度假小屋的戏份就是影片的高潮。

白天戏的广阔视角和夜间戏的局促空间形成鲜明对比,这与《无人区》的结构如出一辙。

但可惜的是崔斯韦并没有宁浩的导演才华,场景切换不够流畅,视觉效果不够吸引,人物角色也不够厚重。

导致廖凡的影帝级表演,出现在这样水准的片子中简直是场浪费。

对黑暗人性的探讨没有到位,暴力血腥的场景也没能爽到观众,条姐实在不明白这样一部电影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等走出影院,条姐脑海中只浮现出这样一句话:

导演果然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啊!

行走马达

新加坡空运专线

易燃气体厢式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