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拉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耐拉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未来10年将会是创业和风投真正的黄金时代

发布时间:2020-02-11 03:41:38 阅读: 来源:耐拉纤维厂家

北京时间5月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风险投资家威廉·奎格利是Clearstone Venture Partners的总经理,昨天他在知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发表署名文章,称创业家和风投资本家“真正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以下为全文摘要: 风险投资业正在发生积极的变化,对风险投资公司和初创公司来说,这些变化将产生持久的影响。

人们已经对所谓的“黄金时代” 进行过相当多的探讨。“黄金时代”指的是90年代末的dot . com时期,网景、雅虎、亚马逊和eBay出现的时候。

风险和回报不成正比的时代

不错,对于创业者和早期投资者来说,那确实是个伟大的时代,不过这里我要说的是:虽然创业者们为创办这些知名公司而投入了聪明才智、雄心和辛勤汗水,但绝大部分的资本增值都发生在这些公司上市之后。

换一种说法,即创办一个伟大公司的真正回报,落到了公众股东的头上。也就是说,在创业家和他们的公司创造的价值中,有99%被仅以“登录到自己的电子交易帐户,然后点击购买按钮”方式参与这些公司发展的人分走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我并不想对公众投资者发牢骚,但是想想看:如果你可以在公司上市后通过购买股份的方式赚更多钱,那么创始人,公司早期阶段的雇员或投资者为什么还要去承担公司的早期阶段风险呢?

而且我们也要记住,上市公司的风险一般都比非上市公司小很多,既不需要付出很多汗水,风险也比较低。这就是当时的状况,但是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来看看,自上个高科技周期以来,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亚马逊和eBay上市时的超低估值

世界上最大的网络零售商,在上市时估值为4.4亿美元。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现在亚马逊价值900亿美元,但在1997年上市时只值4亿多美元。该估值低于其12个月总营收的1倍。低于1倍!这个数字更适合于瓦楞纸板制造商,而不是过去100年中最重要的零售业创新企业。

eBay上市时估值为6.5亿美元,低于其12个月总营收的3倍。其实在eBay上市时,它已经是一家出类拔萃的拍卖站点了,但令人惊讶的是,当时大家还觉得6.5亿美元这个估值很不错。回顾20世纪90年代早期,情况只有更加糟糕。思科公司,计算机网络基础设施领域中的霸主,上市时估值为2.25亿元,刚刚超过其年营收总额。

请记住,那本应该是一个风险投资和创业精神获得高回报的时代。但事实上,直到最近为止,从中获得最大回报的人,是那些等到辛勤耕耘时期结束后才参与进来的公众投资者。

谷歌是变化的催化剂

不过,对于那些勇于创办公司,勇于建立全球性业务的人来说,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了不起的时代。我认为这才是创业家和私人投资者“真正的黄金时代”,因为在这个时代里,一个公司可以上市前就创造出巨大的价值。

这个变化的催化剂是谷歌。该公司在2004年上市时估值为400亿美元,很多人当时还以为是互联网泡沫又回来了。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但却不是新的泡沫心态,而是人们开始明白,有些公司现在能够以远远快于以前的速度创造价值。谷歌的投资者之前还觉得400亿美元是高估了,但他们很快就认识到这是大大的低估。 2010年,谷歌的毛利几乎接近190亿美元,营业利润则高达12亿美元!

当然,如果投资者知道事情会是这样,在谷歌上市时,他们就会大笔买入谷歌的股份。那么,在六、七年的时间跨度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投资者对科技公司的估值从亚马逊或eBay的区区几亿美元飙升到谷歌的400亿美元呢?我认为,在那段时间中发生了三个永久性的变化。

前两个变化

首先是互联网接入服务的大大普及。当我和我的合伙人在 1997年推出消费者互联网基金 idealab Capital Partners 时,我们已经觉得互联网使用是一种主流现象了。但我们错了。即使到2000年,也只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使用互联网接入服务。但到今天,几乎每一个美国家庭能接入互联网,高速宽带连接也非常多。而中国互联网接入服务的增长速度令美国相形见绌。2000年时,中国约有2000万互联网用户,现在这个数字接近5亿。

在上个高科技周期中,这种增长没有充分地反映在公司估值中。但现有不同了,投资者认为Facebook、Zynga这样的公司会好好利用全球互联网普及率所创造的价值。

其次是对冲基金的崛起。自2000年以来,对冲基金的数量已经翻了一番,而且它们管理的资产几乎增长了两倍,达到2万亿美元。为什么这很重要呢?因为对冲基金往往会专注于特定的资产类别,比如科技股。而这样的专注会带来更多的知识和更好的预见性。但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很多知名初创公司诞生时,情况并不是这样。

微软的例子

微软在1986年上市。当时它已经成立11年了,估值为6.4亿美元,3倍于年营收。微软在首次公开招股时,它的Windows已经是在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操作系统了。但是当时很少有以技术为主的共同基金,而现在,这样的共同基金已经是高科技上市公司的主要买家了。

当时几乎没有投资者喜欢微软的成长速度和规模,因此投资银行家对微软的估值比较保守。而且公众股东可以获得微软特许权带来的几乎全部价值。你觉得Facebook的公众股东还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吗?

如果投资者们在微软首次公开招股时购买了其股份,并持有了11年,他们就获得了数千亿元美元的资本增值,想想比尔·盖茨、保罗·艾伦和微软的其他早期员工,他们艰苦创业11个年头,获得的资本增值才6.5亿美元而已。下面我们把微软、思科、亚马逊以及eBay跟“后谷歌” 时代的状况做个比较。

与“后谷歌”时代做比较

VMWare在2006年上市时估值为120亿美元。很快,其市值就飙升到300亿美元。因此,它的早期投资者获得了VMWare可能终值的三分之一。谷歌创始人、公司上市前的员工以及早期投资者也很不错,获得了谷歌可能终值的25%。而微软、思科、亚马逊和eBay这些早期高科技巨头呢?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获得的不到1%。

至于现在的非上市科技公司的领头羊,我认为这些公司终值的50-75%以上将由那些参与了实际工作并承担了真实风险的人获得。这些人曾辞掉工作,采取恳求和诱哄的方式向朋友、家人和天使投资者借钱,让他们给自己那些当时看来很牵强的点子投资。

改变游戏股则的重点是:如果你想参与伟大的财富创造过程,在这个技术周期中,你必须是创始人、早期雇员或私人投资者。在公司上市之前,才会有所谓“来得容易的钱”。这是自上个技术周期以来的一个根本性转变。

第三个变化

让非上市公司获得较高估值的第三个因素是初创公司步入全球市场的速度。20世纪90年代我在idealab的时候,我们接触过的初创公司几乎都没有考虑过在最初几年就走向国际市场。当时对于很多尚未上市的公司来说,国际市场并不是一个重点关注对象。但时代已经变了。

如今,在国际市场上增长得和国内一样快已经是可以实现的事情了。进行全球性发展的成本已经大幅降低,而营收机会却在成倍增加。

想一想,如今3个巨大的经济体10年前是什么样子?2000年印度是一个5000亿美元的经济体,现在是1.4万亿。10年前巴西是6000亿,现在是2万亿。中国经济在过去10中的增长十分惊人,从1.2万亿升至5.7万亿。自2000年以来的短短10年中,这3个经济体为世界GDP做出的贡献增长了6.8万亿美元。

公众投资者意识到了这种增长,因此也更倾向那些在早期阶段就致力于全球市场的公司。Groupon就是一个例子。它仅有4年历史,却已经在35个国家开展业务,并很可能在两年内就会拥有2万海外员工。由于Groupon比其他团购网站更快地走向了国际市场,一个估值可能为25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招股正在等着它。

在过去几年中,有非常多的风险投资有限合伙人已经撤离了,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之前十年这个领域的回报较低。但是现在状况已经发生了改变,回报已经从有利于社会公众股股东转向为有利于私人投资者了,但有限合伙人的目光却放到其他地方去了。 我觉得这是一种错误做法。

在未来,那些参与建立新公司,并提供启动资金来帮助这些公司发展的人,将会获得前所未有的丰厚回报。

中山注册公司中介

广州注册公司登记

深圳筹划税务费用

中山工作签证代办

深圳代理记账收费

工作签证查询

注册公司资本